勇士和自尊。
我们与未来。
2

如果你明天死  我願意生命到明天為止

你今天願意活著 我今天 也要活著

不會棄我而去 才能被稱作是 有情

能讓我堅信不疑 才能被叫做 有愛

剩下的不過是無聊消遣 虛度光陰

寥寥餘生 死亡才會是美麗

活  是為了獨佔你

用盡我的所有佔有慾和嫉妒心

18.12.05.01.35


1

那些说着爱你喜欢你
常常跟你聊天 说愿意等你
愿意娶你的人
却又常常耐不住“寂寞”和他人苟且
安慰你或许只是安慰他自己
其实只是借着长情的名声在滥情而已

1

我已经看不清你的脸
闻不见也尝不出曾爱的美食
间接性的失去知觉也常常发生
腿部胃和头也常常疼痛
大概之后心脏也会停止跳动吧

还没有人送我花束呢
以后每年送我一支好吗
在生日那天
雏菊和毋忘我
都是我之所爱

就来看看我好吗
不要告诉他们

如若死后人与人能够相遇
那么死亡又有什么美丽可言

你会知道么
是知道后责备我没能陪伴你
还是 永不知晓
责备我弃你而去

想来都很好呢
你也能够记得我
责备我 怨恨我 念我 爱我

3

所有的努力是为了过上自己喜欢的生活
还有最重要是和你在一起

我觉得感情并不需要划分那么多的界限

你是我挚友
也是我亲自选择的亲人
有时候我觉得对你的状态更像是在恋爱的少女

所以当我跟别人说起你时
很多人打趣我说
你不谈恋爱 对男生也态度冷漠
该不会是同性恋吧

当时我没有愤怒没有难堪
我觉得高兴

因为我对你的感情超越了这些情感的存在
你是陪伴
你是日月星辰匆匆 春秋万物更迭都不会消失的存在

我拥有了这样的你
是他们无法理解不曾拥有的情感

陪伴并不是只能腻在一起
而是就算我们分割天边
我心里都不会是空荡荡的
它住着一个你
不会离去 踏踏实实住到天荒地老

我们说或不说
都不会离开彼此
这是陪伴最重要的

你住在心里 陪着我

或许有一天我们的世界里有两个坏男人插足
那我也会开开心心的当你的伴娘
把你的手交给他牵
因为我知道你的另一只手一定牵着我

3

因你喜欢我长发垂落 就算我更爱短发随意翘起
因你喜欢我裙摆肆意 就算我更爱蹦哒跳跃飞翔

如若我能四处流浪 自由洒脱
我会寄给你让你意想不到的纪念品
你喜欢的世界各地的明信片 照片
我会给你写独一无二的情诗
我会给你画我眼中独特风景

如果喜欢一个人需要什么理由


这世上没有人会爱你
除了我

这世上没有人会爱我
除了你

1

你在寻找能让你开心的人
一位挚友 一位女友 或者是一条狗
有时候 你会很幸运地遇到这样一个人
想与之度过一生
那就是爱

你想回去 那样你就能拥有爱了吗

但是你逃离了那个地方是因为没有人爱你吗

不是这样的

你心碎又空虚 又脏又臭还又老又没用
你就像垃圾一样 对吗

_《瑞士军刀男》

4

剪成短发的我和喜欢我长发的你是不是就不能在一起

固执极端的我和喜欢我活泼可爱的你是不是就不能一起散步聊天

脆弱易怒的我和喜欢我鲜妍明媚的你是不是就不能一起看场日出

理性冷漠的我和喜欢我撒娇粘人的你是不是就不能一起看星星许愿

所有的都是我 你喜欢的都是我 你讨厌的都是我

塔罗占卜 星座暗示 

没有未来 可在我脑海里上演千万遍

因为是你 过期了的凤梨罐头他也是甜的

我偷偷的吃了一罐又一罐

我希望你留下我送的药膏 等它过期还不舍得丢掉是真的

你早上天还没亮就在公交站牌等我也是真的

你紧张到根本不敢看我 说话结巴 不敢牵手也是真的

每个课间都要看到我 看不到我就生气也是真的

你每晚发讯息等我睡觉不停说晚安困到睡着第二天一早跟我说对不起也是真的

因为想跟我一个高中别扭的问我选哪个好也是真的

迟到两个星期入学 给我惊喜也是真的

明明因为好朋友跟我大吵一架

还是在听到我出车祸后马上问我有事情没有是真的

每天逗我开心是真的

和别人谈恋爱回头看我是真的

被我不断拒绝还来电影院是真的

拉着我手不放是真的

和我闹别扭第二天板着脸来找我是真的

因为我和好朋友生气是真的

骑车载我是真的

如果都是真的 那为什么你还没有来找我





1

你陪伴了我六年
我们共同度过彼此的岁月
交换对方的故事

今年我18岁了

你说你要送我一条裙子
以后每年一条

你说你喜欢看着我穿上漂亮的裙子
蹦蹦跳跳的朝你走来
仿佛能够把所有寒冷季节都变成夏日
绚丽多情 鲜妍夺目
你说有我就快乐有我就温暖

你却不知道
在你走进我独自一人的世界中
我的眼前所有风景都填上了颜色

你说我敢爱敢恨宛若夏日
可我却是极端的过分
你说我执着坚强
可我却是固执任性
你说我活泼开朗
可我却是只对你这般

在没有你的过往
日子只是暗黑无边
如同行尸走肉过活
心脏麻木苟延残喘
固执极端 自说自话
无人理解

谢谢你
陪伴我
谢谢你来到我身边

我们会有美好未来
会有彼此依赖

1

天知道
在你摸我头发
问我为什么不开心之前
我是多么想剪掉这厚重的长发

遇见你
是我这荒芜的17岁中
开的最过鲜艳的夏花

但我知道
这是不能开始的爱情

所以我还会剪掉头发吧

©
PLUTO / Powered by LOFTER